<span id="fymw3r"></span><strong id="fymw3r"></strong><select id="fymw3r"></select><big id="fymw3r"></big><legend id="fymw3r"></legend>
  • <ul id="fymw3r"></ul><optgroup id="fymw3r"></optgroup>
          <strike id="fymw3r"></strike><acronym id="fymw3r"></acronym><tt id="fymw3r"></tt>
            <ins id="qvpjll"><tfoot id="qvpjll"><strong id="qvpjll"></strong><dt id="qvpjll"></dt><select id="qvpjll"></select></tfoot></ins><fieldset id="qvpjll"><i id="qvpjll"><strong id="qvpjll"></strong><tr id="qvpjll"></tr><table id="qvpjll"></table><del id="qvpjll"></del><ul id="qvpjll"></ul></i><tt id="qvpjll"><code id="qvpjll"></code><sup id="qvpjll"></sup><dt id="qvpjll"></dt><i id="qvpjll"></i><bdo id="qvpjll"></bdo></tt><font id="qvpjll"><span id="qvpjll"></span><address id="qvpjll"></address></font><strong id="qvpjll"><table id="qvpjll"></table></strong><noframes id="qvpjll"><blockquote id="qvpjll"></blockquote><tr id="qvpjll"></tr><strike id="qvpjll"></strike><strike id="qvpjll"></strike><acronym id="qvpjll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《人類PK人工智能第一季》:沮喪or希望!

            5.26世界向人體條件挑戰日

            聯合國提議的每年的5月26日是世界向人體條件挑戰日。“活著、看著、想著、幹著,這就是生命。”其目的是提高人類對來自各方面挑戰的應對能力。

            世界各地,人類對極限的挑戰從未休止。

            2007年,新西蘭小夥羅布·托馬遜曆時一年

            挑戰12159公裏“滑程”成功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09年,蒙古人Iona

            挑戰雜技動作馬裏內利彎曲(50秒)成功

            2010年,委內瑞拉自由潛水世界冠軍卡洛斯

            挑戰無呼吸器潛水穿越150米海底岩洞成功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12年,英國特技演員加裏-康納裏

            挑戰無降落傘730米“最高一跳”成功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在這樣一個略顯冷門的節日裏,一場人類挑戰人工智能的巅峰對決卻掀起一股熱潮。5月 23 至 27 日,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人類棋手柯潔九段,在浙江烏鎮挑戰曾戰勝圍棋世界冠軍李世石的谷歌人工智能 AlphaGo。

            2017年,柯潔九段挑戰AlphaGo,“惜敗”

            早在賽前,谷歌大中華區總裁李開複就曾公開表示“柯潔必敗毫無懸念”,與此雷同,大衆觀念中“高維與低維”間的懸殊、量級的差距,使得柯潔與AlphaGo的博弈就好像舉重選手與起重機的對抗。

            李開複的一席話一語成谶,在昨天雙方進行的第二場對抗中,弈至155手,柯潔認負,AlphaGo執黑中盤勝,人機大戰的比分鎖定在0比2,柯潔在圍棋領域“天生驕傲”的傲氣被人工智能無情地剝奪。雖然在比賽結束後,“AlphaGo之父”谷歌DeepMind創始人哈薩比斯在Twitter上表示:“這是一場神奇而又複雜的比賽。柯潔已經將AlphaGo逼到了極限。”此番溢美之詞,事實上卻更像是一個絕對領導者對後生的“鼓勵”乃至是“打氣”。

            柯潔的“惜敗”不禁讓我們扼腕歎息,而在曆經“AlphaGo1代”4:1戰勝李世石、“Master2代”60連勝(1平)之後,回歸的AlphaGo卻燃起了我們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更多期待和展望。如《終結者》中的“天網”,又或者是《三體》中的多維科技,那些人類在科幻小說裏天真的“假想”或正在加速變爲現實。

            人工智能這麽厲害,但是歸根結底,它還是人爲的産物,因此有觀點就認爲:有多少人工,才有多少智能。今日頭條首席算法架構師就曾在演講中說明,“計算機是沒有思維能力的,一個很簡單的問題,也需要程序員做編程,把它變成最基本的程序指令,計算機才能解決。”然而像AlphaGo背後的算法,不同于深藍“窮舉”的笨辦法,是一種被命名爲“深度學習”的技術,需要給予機器大量的數據用于學習,而這些數據大部分是需要人工進行標注的。據悉,AlphaGo的研發團隊——DeepMind就有一個人數達140人的團隊,而不要忘記,如此不小的團隊規模,所探究的僅僅是AlphaGo這一個領域,足見技術和人力對人工智能的重要程度。

            視角切換到中國,在移動方案服務領域,衆所周知的藍色互動就擁有遠勝于同行的技術資源、人力優勢。藍色互動是科匠中國旗下核心品牌,截止2017年3月,公司在全國擁有資深技術工程師近1000人,其中超過3成的工程師曾直接參與5個以上的世界500強公司項目。龐大的技術團隊不但能源源不斷輸出優質的技術成果,滿足終端用戶多元化需求,提供完備的技術解決方案,相信在未來更將成爲人工智能真正普及之時的超強戰備。

            未來已來,只是尚未流行,而我們已經做好准備。